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快女冠军江映蓉疑整容撞脸范冰冰baby
  • 徐峥晒“小龙女”照 网友:透明秀发咋打理?
  • 腿长和颜值不成正比 男明星谁最矮
  • 沙僧挑担子里装着什么?原来我们误会八戒了
查看: 14879|回复: 0

[闺蜜话题] 美容院里的秘密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279

积分

博客用户

发表于 2015-5-12 16:25:23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女白领花14万元赴韩整形失败 维权曾被关看守所》——不久前,晨报推出“打开韩国整形黑匣子”系列报道,对赴韩整形乱象作了深度解读。而更引起我们好奇的是,从午饭后去注射一小针玻尿酸开始,到磨骨、隆胸等鲜血淋漓的大手术,是什么让她们整容上瘾、再也停不下来?是什么强烈地吸引着她们、让她们忽视了一夜变美之后的巨大风险和代价?为此,晨报记者蹲守美容院、医院,试图了解这背后的诱惑、纠结、痛苦和秘密。

 

  美容院,是一个有秘密的地方。一间相对与外界隔绝的小密室,幽暗的光线,若有似无的香薰味,几张按摩床,三两个女人……躺在那里,全身心处于放松状态,嘴巴上的“锁”自然就会打开,一些私密的话题忍不住涌到嘴边。这些话题的关键词之一,就是整容。
  哪个客人去整鼻子了,哪个客人去打玻尿酸了,哪个客人去隆胸了……在美容师的转述下,那些与自己生活没有太多交集的人和事倒也个个趣味十足。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整容?为什么她们会对整容如此上瘾……这些疑问,在这个空间里会得到局部的答案。
  当然,那些故事永远只会封藏于美容院。离开那里,彼此都是陌路人。
  “人还是像以前那个人,但比以前漂亮很多,脸瘦了,人有气质了。哎呀,具体哪儿变了也说不上来,总之很好看啦。”

  这间美容院,坐落在一片高档住宅区与老式商品房的中间地带。以粉红为主色调,正如它在全国的其他加盟店一样。客人很多,大都是白领丽人模样。
  下午,正躺在按摩床上做脸。外间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一阵响动……有客人进店了。随后是一个女人与店员说话的声音。
  正帮我做脸的美容师阿玉(化名)听到后,立即来了精神,说:“等一下好不好?有个客人前些时候去整容了,最近一个月我们店的人都在等她,想看看她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当时阿玉正在帮我涂洗面奶,她顾不得擦一下满手的洗面奶泡沫就摊着手迅速跑去外间,只留我一人躺在按摩床上。我好奇地支起耳朵想听点八卦,却只是断断续续听到几声女人的说笑从外间飘进来。
  在外间待了大约五六分钟,阿玉重新回到里间,一脸的兴奋。
  “怎么样?变化大吗?”
  “哎呀,怎么说呢!人还是像以前那个人,但比以前漂亮很多,脸瘦了,人有气质了。哎呀,具体哪儿变了也说不上来,总之很好看啦。”阿玉说话时手舞足蹈,显然还沉浸在“见证奇迹”的兴奋中。
  “她做了什么部位?”我继续探听。
  “好像是苹果肌(注:一般指眼睛下方二公分处的肌肉组织,又称为“笑肌”)、鼻子和下巴,具体怎么弄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三个部位,花了18万呢!”阿玉特别强调了“18万”这两个字,语气里有一丝艳羡。
  “18万?真舍得呀!”
  “这个客人年薪百万呢!这点钱小意思。”阿玉告诉我,此刻依然在外间与店员说笑的客人今年30岁了,在一次相亲时,男方直接拒绝了她,理由是女方长相差了点,这话极大地伤了她的自尊,第二天她来美容店做脸的时候就发狠要去整容。
  “你说这些男人说话怎么这样啊。这个客人本来长得不算出色,可也不难看。”说到这儿,阿玉颇有些忿忿不平。随即她话锋一转,兀自感叹了一句:“不过,现在可真好看啊!”

          她认为在这个看脸的现实社会,年轻时砸个十几二十万把自己整漂亮,将来无论是就业还是婚姻,遇到更好机遇的可能性都会更大。

  这之后,时不时会听阿玉聊起客人整容的事儿。原先我总以为去整容的不是明星,就是上了年纪的中年妇人,可阿玉却说其实整容的客人大部分都只有二三十岁。
  “那么年轻,不正是青春靓丽的时候,有什么需要整的?”我不解。
  阿玉的回答让我吃惊。“趁年轻的时候投资,回报才更大啊。”据说这是店里一个客人的青春投资论,她认为在这个看脸的现实社会,年轻时砸个十几二十万把自己整漂亮,将来无论是就业还是婚姻,遇到更好机遇的可能性都会更大。等老了,事业家庭都定型了,再整,一切都晚了。
  这番理论着实新鲜奇特,我努力地消化了一下,遂又产生了新的疑问:“年轻时的这种隐形投资,不都不希望别人知道吗?客人怎么会跟你们说?”
  阿玉笑了:“真的假的,我们一摸就知道!店里的常客里,至少有10个人是整过的。”她说,隆过胸的,在做脸时最容易看出来。“没隆过的胸部,一躺下就平了,只有隆过的还挺着。而且摸起来手感也不一样。无论是鼻子还是下巴或是胸部,放过假体的,摸上去总归是硬硬的,有异物感。”
  让我对这番话有实际感受的,是这家美容院的店长。她3年前曾隆过鼻子、垫过下巴——因为我是熟客,才会了解这些对外人来说讳莫如深的秘密。在小房间里,直爽的她大咧咧地捏着鼻子、下巴,左右摇动,展示给我看。
  “没事,不怕捏的,都长牢了。”在她的许可下,我轻轻地捏了捏她的鼻尖和下巴,果然里面有一点点硬,但不仔细体会,并不易察觉。
  随后,店长也加入整容八卦中。“你知道吗,3万、5万、8万、12万元的假体,摸起来手感是不一样的,越便宜的越硬。我们这儿有个客人,那胸是七八年前做的,那时候技术和材料都没现在的好。手感自是不要说了,最关键的问题是,现在她那个胸是会游移的。”
  “游移?啥意思啊?”
  “就是她那个胸里的假体跑位了。现在她来做脸,一躺下,两个假体就直接滑到腋窝那儿去了。”店长一边说,一边在身上比划。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样的隐秘,除了最亲近的人之外,也许只有在美容院才会被揭开。
  当然,像这样的尴尬情况并不多见。更多的时候,客人们聊的是整容的原因,整容的经过以及哪个医生、哪个医院技术好。这些话题,可以畅快交流的场合并不多。那些像我一样喜欢跟美容师搭话的熟客,便得以窥见其中的一些秘密。
 “一个客人才生猛呢,她那脸隔三岔五就去弄一下,上次摸着刚做的鼻子说不满意,要去换一个,结果第二天真去换了一个。那感觉,就跟在商店买了双不合脚的鞋,去换个货那么随意。”
  看得、听得多了,阿玉也有一些心痒。有段日子她还被来店里做宣传的一个整容机构拉去听了一次讲座,回来后一脸憧憬,还顺便给我科普了一下。
  “自体脂肪填充知道不?就是抽自己的脂肪填充到脸上,排异概率小。玻尿酸打一针只管6-8个月,自体脂肪填充后,存活的脂肪就跟你自身的脂肪流失速度是一样的。可以管很多年。”
  对于从未跟整容两个字搭过边的我来说,简直跟听天方夜谭似的。我狐疑地问:“像我这样已经满脸是肉的,再填点脂肪,那还能看吗?”
  阿玉被我逗笑了,循循善诱道:“那是让你填该饱满的地方,比如苹果肌、额头、下巴。”
  我继续跟阿玉瞎掰,她只好冲我翻白眼。不过听她的语气,似乎已下了决心。
  隔了段时间没听阿玉提起这事儿,有天我随口问了句:“那个脂肪填充,你还去做吗?”没想到她居然告诉我,一个礼拜前已经做好了。
  我一下从按摩床上跳起来,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90后姑娘的青春面容,却丝毫没有发现做过的痕迹。脸还是那张脸,看不出跟之前有什么区别。唯有她右侧大腿根部一个芝麻粒大的抽脂针眼无声地证明这一切确实发生过。
  “整哪儿啦?好像没什么变化啊!”我又扫描了一遍她的脸,却依然无法看出个中奥妙。
  “我原来太阳穴是凹的,现在填得饱满了。还有眼下的凹陷,现在也填平了。”看我这么不识货,阿玉只好自己点破。可我依然看不出名堂,她只好拿了手机里注射前后的对比照片让我仔细研究,这才看出了蛛丝马迹。阿玉,似乎、好像,是精神了那么一点点。
  对于这个似有若无的整容效果,阿玉相当满意。她说填充后,眼袋和黑眼圈都不见了。然后她指着我的黑眼圈建议:“你也应该去做一下。现在微整形是趋势,很多人定期打玻尿酸就当是保养。看不出明显变化,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变漂亮了。”
  可我听着“整形”两个字就觉得怕怕,不敢尝试。阿玉却教育我:“怕啥,微整形风险很小的。我们一个客人才生猛呢,她那脸隔三岔五就去弄一下,上次在这儿做脸的时候摸着刚做的鼻子说不满意,要去换一个,结果第二天真去换了一个。那感觉,就跟在商店买了双不合脚的鞋,去换个货那么随意。连我都听傻了。”
  “现在有些人对整容的接受度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我有些不敢相信。阿玉指着自己的脸说:"像我这样的工薪阶层都去整了,你说普不普遍?我们店长和隔壁理发店的老板娘都说要去填充脂肪呢。只不过店长最近刷信用卡刷得太厉害,要等下个月。而老板娘怕老公发现,要等他出差时再去做。” 


记者 李元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广播网    

GMT+8, 2017-4-24 15:29 , Processed in 0.207888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返回顶部